专访辰海资本陈悦天:当技术与资本的效率远高

摘要: 稀缺性vs规模化。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深响,作者|亚澜

SNH48投资人、米未传媒投资人、最懂二次元的投资人、最懂年轻人潮流的投资人——这些标签属于陈悦天。

他曾任创新工场内容领域负责人,主导参与SNH48、米未传媒、绘梦文化、翻翻动漫、墨明棋妙等项目。2015年,辰海资本成立,陆续投资了亭东影业、摩比神奇、淘粉吧、人人视频、时间海影业、微念科技、中影年年、鱼子酱文化等项目。

可行,可持续以及可规模化是陈悦天的内容娱乐领域投资方法论,而在技术浪潮袭来的当下,这位复旦软件工程专业毕业的“工科男”正在用他的专业背景与严谨逻辑分析对新内容与新消费进行全方位的摸排与探查。

近日,「深响」与辰海资本合伙人陈悦天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探讨了寒冬期的投资、云游戏的机会、内容与技术共舞、视频网站的出口、新潮流下投资踏浪、窄众如何破圈、内容与消费的投资逻辑等七大话题。

陈悦天认为,当下正处于大规模基础设施革新的前夜,5G、AI等技术与传媒业的结合是新机遇的所在之处。而事实上,资本回报率现在在技术上面是明显高于在劳动力上的,资本和技术直接结合使得“人”的重要性不断降低。

“这才是最大的趋势。每个人都要意识到,人是越来越不重要的。”

这种大趋势细化下来,云游戏成为一个可见的机遇点。

潮流文化方面,陈悦天认为,窄众潮流不一定非要“破圈”,能机遇圈层能够做到高黏着和强变现,长期占住这个圈层就可以。而圈层的投资,不能看它的流量,最终要看它的收入和变现的情况。投资要点在于它背靠的大市场到底大还是小,它的稀缺性如何。

至于内容与消费的结合,陈悦天表示投资内容和投资消费看上去都是在投供给端,但实际上差别很大。实物商品明显可以看到持续规模化的产能,但是内容很大程度上是在看稀缺性。

以下为「深响」整理后的陈悦天对话实录:

所谓寒冬期的投资

深响:2018、2019年“寒冬”两个字在资本圈的出现频率很高,俨然是一种“新常态”了。对此,您有何感触?

陈悦天:寒冬到现在也确实不奇怪了。记得2010、2011年的时候特别热,大量公司美股上市,很多人入行做投资。结果我2011年7月入行,一入行就寒冬了。那时候国内外上市都有些问题,二级市场不能上,一级市场就不投了,募资也有问题。

所以我其实刚入行就经历了一年半的寒冬。整个市场慢慢转起来是在2013年4月份左右,ChinaJoy之前大量上市公司收购游戏公司,那时候才缓过来。

深响:这一次所谓寒冬,什么时候能缓过来?

陈悦天:至少也要等到春节以后吧。不过还是得看政策,后端开口要好,现在的闸口还是有点小。明年如果注册制开了,可能一级市场资本也会好些。二级市场现在传媒股慢慢在涨,之前真的是超跌太多了。

深响:在这个“寒冬”里,找项目的难点在哪儿?

陈悦天:找项目倒是不难,中国创业的人永远都是这么多。难点在你要持续找项目、找新的行业、新的投资机会、属于你自己的独特投资机会。

而找项目之后,你要判断,可能你投给这家公司的钱是第一笔钱,这个市场会不会有人持续给钱。因为VC这个行业之所以会存在,就是因为一些企业前期会亏钱、然后他拿了股权融资去扩张市场份额、产生垄断、做大做强,这才是我们VC的投资机会。

同时,在这样的环境里,难点还在于要尽量去投头部企业,保证自己能够投进。

寒冬期还是要做布局的。最后统计下来,我们2019年投的比2018年多。

云游戏的机会

深响:内容领域创业,2020年有什么系统机会?

陈悦天:这个阶段性时间点的机会是拿技术与传媒做结合。

技术有几个,5G、AI、VR/AR,这些技术都在往前走。而你看传媒行业的大逻辑是一个“不变的变化”。那个“不变”是大家都要消费内容,跟要吃东西要喝水一样,因此大家需要精神食粮。所以说人对于故事的追求,对于内容故事所触发的情感的那些需求是长期存在的。只是随着技术的发展,技术催生各种媒介,这就是“变化”的部分,技术驱动的新媒介,如何能够很好地完成这些故事。

我们最近投了一个云游戏。云游戏是在5G和游戏产业上做结合。我们最近还看了虚拟偶像,就是AI和3G、4G的技术在做结合。

深响:最近也看到很多关于云游戏的布局,云游戏未来的竞争点会在哪里?

陈悦天:第一个是技术的解决方案,你的成本。现在各家解决方案是各种各样的——有的是单台服务器在云端串流过来,因为它本身是个视频的streaming(流)服务;有的是把虚拟机完整地开一台虚拟PC出来。虚拟PC里面的一部分拿出来给你玩游戏,但是有一部分算力是闲置的,因为它要运行那个OS(操作系统)。

我们投的那家公司是完全虚拟化,直接给你一个游戏的container(容器),虚拟好了之后,container给你做streaming,所以它就没有那个冗余的OS的运算部分,它的成本是非常非常低的。

接下来马上要跑基础设施,要布大量的CDN(内容分发网络),要么找到好的合作伙伴,要么自己就能布。所以,这个是牵扯到硬件的前端投入的。它要去买服务器,要去弄机房,全国要布CDN。

深响:当年VR风口转瞬即逝,云游戏有这种可能重蹈覆辙吗?

陈悦天:所以不能单看技术的供给,还要看需求,看这个市场有没有形成,看C端有没有哪个产品能跑起来。

我们看云游戏的核心原因不光是技术和产品ready,更重要的是有一些C端平台每天用户都在增长,这些用户的付费意愿也很高。C端的市场增长挺快,国外大厂和腾讯也都在做。

内容与技术共舞

深响:在技术跃迁的背景下,纯内容生产者如何应对?

陈悦天:其实你会发现,在视频网站这里内容做得比较好的还是当时做电视的一批人;现在新媒体里做得好的,在报刊杂志时代也能做出来。媒体环境切换,生产者还是原来那批。

但有一件事情没有完成,就是我以前讲的体系化、持续性、规模化生产的工业化体系,还是没看到。

深响:之前您提到过两种系统性机会,一个是大规模的基础设施进行更新,一个是用户场景迁移。现在处于哪个阶段的机会?

陈悦天:大规模基础设施革新的前夜。基础设施就是底层的媒体技术,媒体技术会导致新的媒介出来,会有新的平台出来。这个东西是要有技术准备的,5G、AI这些技术都在不断地发展。

深响:5G真的会对文娱行业产生那么大的影响吗?

陈悦天:会的。不光是像云游戏,比如说VR、AR全息,比较大数据量的视频信息的传输就是在这样一个基础架构里面才可以做的。你在4G环境中,经常有卡顿,计算的规模也没到,效率也没到,没有办法做。

深响:内容是“人”的行业,技术能力会成为内容人的必备知识结构吗?

陈悦天:我们单独看文娱行业,会觉得它很特殊,但很多客观规律跳出文娱行业可能也是这样的。其他行业也需要技术。

经济发展最底层就是技术不断在迭代,而且技术的曲线一直往上走,越来越陡,效率越来越高。另外一件事是,技术不断发展,对人的需要越来越少了。

有人统计过资本回报率,资本回报率现在在技术上面是明显高于投入在劳动力上的。

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中,“人”的重要性是在不断降低的。而资本和技术直接结合,它自己那台机器就能赚钱了。这才是最大的趋势。每个人都要意识到,人是越来越不重要的。

视频网站的出口

深响:影视内容创业领域有哪些变化?

陈悦天:2019年上半年电视剧层面的采购基本上价格腰斩,平台又在拖款,大量小公司是扛不住的。而现在影视行业的人聊起天来一天到晚都在讲审查,极敏感。2019年小的影视公司死掉了很多,大的影视公司也是在硬撑。

寒冬我认为是这样的,不是对所有人都特别难,它最终结果其实是倾斜于强者的。小的都死掉,强的人只要能扛过去,就把剩下市场份额全吃了。

深响:视频网站的出口在哪儿?

陈悦天:我们最近也在做分析。其实只有两个模式,一个是流量的广告模式,一个是会员付费模式。

流量的广告模式取决于流量多少,流量有没有增长,所以这个阶段视频平台其实比较难保证日活用户、观看时长继续涨。

所有人都寄希望于会员能收到钱。会员的确在涨,但如果以这样的收入匹配成本,一定是亏的。没有新的模式出来的话,一定是亏的。

深响:你觉得有什么新模式?

陈悦天:新模式,真是要顶一个IP去跟其他产业做结合,要么跟消费,要么跟地产。最后基本上还是按照迪士尼的模式。

深响:如果视频网站像迪士尼那样做,相当于融合了渠道和内容制作。

陈悦天:那就得看它的内容制作体系到底是在公司内部,还是借外部生态。但后端变现肯定是得自己做,不能包给其他人的。而这个东西的前提是他自己得有一个比较强的IP体系。现在IP体系还没有完成整合,没有类似漫威宇宙的IP体系。

新潮流下,投资人持续踏浪

深响:辰海现在定位是投15-25岁人群的消费和文化。如何保证你能跟上年轻人的节奏?

陈悦天:第一,我自己努力理解。第二,公司新进年轻同学。95后同学一般都有自己的爱好,

深响:爱好归爱好,在商言商,你怎么判断他的这个爱好是一个值得去深入研究的趋势或者是有投资价值的?另外,我们报道的时候很明显感觉到,硬科技公司所处的前沿潮流,是可预测的,攻下了难题,技术就会进入下一个浪潮。但潮流文化实在是变化太快且捉摸不定,很多潮流都无法沉淀。您如何在潮流中寻找确定性?

陈悦天:第一,你持续follow(跟进)团队,跟踪数据,数据在涨,你就不要废话了。投资者不能始终基于自己当前的认知,认知很狭隘。所以投资者是要看一些客观的东西。不理解的话,也不要强行理解。我们一定要踏浪的。创业者可以盯着一个机会,他也许人生一辈子就这一次机会。但我们投资人是要踏浪的,那个时候要做一些跟随。

另外一点,还是要相信年轻人。现在年轻的创业者大多数还是利益边缘人群,他们在上一波红利中不是既得利益者。而“非既得利益者”其实是有改变自己人生的愿力的,那个愿力是创业成功的很重要的东西。你要去相信这些人,听他讲他的故事,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听他去描述这个需求,同时还需要去做调研。

窄众潮玩要破圈吗?

深响:潮玩一开始大多都是窄众的,窄众的东西可能黏性很强,但是它怎么规模化,怎么一步步地突破自己的天花板?

陈悦天:我以前总结过方法论,如果要扩大容量应该怎么弄。就是有一个核心,稍微流量灌一下,你再做一些社区运营,把它的核心糅得更广泛、更大,但是要更牢固,不能持续不停灌流量。

不过最近我觉得,圈层可以就是圈层,不一定非得扩多大。你基于这个圈层能够做很好的黏着和变现,长期占住这个圈层就可以。

深响:那这样的项目它的估值怎么成长?

陈悦天:不能看它的流量,最终要看它的收入和变现的情况。

要注意的坑是,用户在特殊的年龄段对这种东西有需求,随着人生活状态的改变,他可能会慢慢离开这个社区。这个习惯原来阶段性的时候有,现在就没有了。所以,窄众社区会面临另外一个问题,随着大家生活状态的改变,用户其实是在流失的。除非说这个东西持续看起来都挺新潮,才会有新的用户不断进来,这样就抵抗掉了那部分流失的用户的量,这个社区才能慢慢繁荣。

投资点在于——它背靠的大市场到底大还是小,它的稀缺性如何。

内容与消费的投资逻辑区别

深响:投消费和投内容有什么区别?

陈悦天:区别很大。原来大家觉得投内容和消费很像,好像都在投供给端。这边是content provider(内容供给),那边是product provider(产品供给)。

其实还有一个service provider(服务供给)。但是service(服务)很明显是更大的、更分散的。实物产品的提供其实那个门槛比内容产品的提供是低的,因为工厂的产能是能够被分享的。

你眼见的所有的商品,只要你能够看见,它在中国就是可被复制的。供应链很难说是被独占的。

为什么现在华为的手机做得这么好,做得跟苹果的体验没差多少,是因为当年苹果供应链发展得很好,就在中国发展。现在苹果作为一家美国公司如果没有独家控一些原材料、器件,其实它那些工厂的产能就被其他手机厂分享了。

实物商品在供给端和生产端没有稀缺性,但是内容是有稀缺性的。当然另一方面就是,内容的市场是很小的。

所以,实物商品明显可以看到持续规模化的产能,但是内容很大程度上是在看稀缺性。

上一篇:【解读】全球首家:日本发布数字资产审计标准
下一篇:19天,44个政策利好,区块链行业正在加速驶入快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